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报道 > 1976年华国锋是怎样与“四人帮”正式摊牌的?

1976年华国锋是怎样与“四人帮”正式摊牌的?

发布时间:2017-12-16 10:01  浏览次数:

【字号 】       

    华国锋眼看这种局面很难形成决议,就对叶剑英和李先念说:“你们两位可以先走,其他同志还是不要走。”江青突然以她尖厉的声音喊道:“散会了,散会了!”江青只是个政治局委员,不是会议主持人,没权利宣布散会。正在大家不知所措时,江青又命令式地说:“春桥、洪文、文元留下,我们要同国锋同志谈话。”  

1976年10月18日粉碎“四人帮”群众游行(资料图)

延伸阅读:

        ·华国锋粉碎“四人帮”是没有遵照毛泽东的决策
        ·华国锋粉碎“四人帮”为何偏偏倚重叶剑英?
        ·《文史参考》:对华国锋的争议从何而来
        ·毛泽东临终“托孤” 叶剑英曾想尽力扶持华国锋
        ·1976年,谁促成华国锋和叶剑英联手粉碎四人帮
        ·中南海纷争:邓小平的昭雪影响毛泽东的伟大?


  本文原载于《世纪风采》

  1976年9月29日夜11时,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召开。除刘伯承请了病假外,15名政治局委员、4名候补委员全部到会。会议主要讨论毛泽东逝世后第一个国庆节如何安排的问题。在这次会议上,华国锋及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等与“四人帮”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会议由华国锋主持。华国锋首先发言:“初步考虑,今年30日晚就不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国庆招待会了,天安门城楼下的文娱节目也不搞了。10月1日群众的游园活动照常。1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国庆招待会,请外宾参加。”华国锋话音刚落,张春桥说:“我建议30日晚在天安门城楼上举行有各界代表参加的毛泽东思想学习会。”江青立即表示支持张春桥的建议,并说:“我们已经组织了十几位演讲者发言,希望八三四一部队、北京卫戍区部队也能选出一些演讲者参加。”

  此时,叶剑英离开座位去卫生间,走到汪东兴面前时,低声说:“非常时期,要防她一手。”汪东兴会意地点点头。

  接下来,会议就被江青等人拉入了他们的主题,主要是关于由谁整理毛主席书稿的问题。没容华国锋说几句,江青就朝他“开炮”,说华国锋在处理“保定问题”上很不得力,说华国锋来中央的时间很短,没有上层工作经验,所以在各种问题的处理上优柔寡断,缺乏工作能力,因此要加强中央集体领导。张春桥及时帮腔:“要考虑江青同志的安排,要参与中央重大问题的决策!”张春桥的话让在坐的许多人感到费解:什么叫安排?谁要参与中央重大问题的决策?

  江青接着说:“我相信大家都会听毛主席的话,按照毛主席既定方针办事的。同志们,我和主席生活40多年,我深知他的为人。他对在座的每一个同志,都有很高的评价,都有很深厚的感情,他是一个很宽容的人。这个,他对我是有交代的。所以,整理主席生前的书稿和著作,是我义不容辞的义务。还有,远新同志给主席当了一年多的联络员,对主席一年多来的思想和指示,理解得很深。因为主席晚年说话已经很困难,别人都听不懂了,只有我、远新和少数几位亲近他的人熟悉他的语言。就这样,主席决定远新当联络员。现在,把他留下来参与主席文稿的整理,大家说应该不应该?天经地义嘛。所以春桥同志,洪文同志,还有其他几位同志要求远新留下来,帮助整理主席的文件。可是竟有人反对!还说了许许多多不应该说的话。主席刚刚去世,就对我们采取这种态度,难道不令人寒心吗?”

  江青的话立即遭到叶剑英的反驳:“毛主席是全党全国人民的主席,不是某一个或几个人的主席,毛主席的所有文稿和档案,都由中央办公厅保存。毛远新是沈阳部队的副司令,给主席当联络员,本来是中央的临时措施,现在任务完成了,回辽宁是理所当然。”华国锋说:“主席的联络员不是中央的编制,任务完成了,就应该回去。这点,我和叶帅的意见是一致的。”王洪文厉声喊道:“不行,毛远新应该留下……他是中央最全面了解毛主席指示的人了,为什么让他回去?如果政治局委员要了解主席的指示精神,我们问谁去?”姚文元急忙表态:“远新不能走!”江青又说:“毛远新必须留下,还要他处理主席遗体保留等后事呢。”华国锋马上顶她:“你不是说过,毛主席的后事你不参加,毛远新也不参加吗?怎么现在又说毛远新要留下参加后事呢?”江青瞪大眼睛,呼地站起来,说:“我什么时候说过主席的后事我不参加了呢?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参加吗?这是造谣!我根本没说过!”华国锋说:“你在9月19日说的嘛,你可问问汪东兴同志!”汪东兴应声说道:“是的,江青同志是说过这话的。”江青一面大嚷,一面抹眼泪:“啊,东兴同志,想不到你也造我的谣!当时在场的还有洪文、春桥嘛,我根本就没有讲过那个话!你们这是合谋赶我走嘛!我早就看出来了,我不走!主席的一切后事我要参加到底!打死我也不走!”张春桥说:“我看还是这样吧,毛远新同志暂时留在这里,他熟悉情况,主席写的东西也只有他能看懂。”有几个政治局委员支持张春桥的意见。李先念见势说:“我同意叶帅的意见,无论从组织手续上说,还是从党的事业上看,叶帅和华总理的意见都是正确的,无可指责的!”接着,李德生说:“总理、叶副主席、李副总理的意见是正确的,我同意!”“我也同意。”汪东兴等人接着表态。

  两派意见争来争去没有结果,有的委员建议休会,江青把愤怒的眼睛扫向他们:“喂喂,我看你们是不想讨论了!那好,有关的人留下,无关的都走!”王洪文附和:“国锋同志,让几位年龄大、身体不好的都退席吧!”张春桥说得更明确:“剑英、先念同志身体不好,建议先走。”华国锋眼看这种局面很难形成决议,就对叶剑英和李先念说:“你们两位可以先走,其他同志还是不要走。”江青突然以她尖厉的声音喊道:“散会了,散会了!”江青只是个政治局委员,不是会议主持人,没权利宣布散会。正在大家不知所措时,江青又命令式地说:“春桥、洪文、文元留下,我们要同国锋同志谈话。”王洪文以副主席名义加强了语调:“没有关系的都走!”叶剑英和李先念见如果不走,会使华国锋很难下台,就愤然离去了。其余一些人也跟着退了席。最后会场只留下6个人,除了“四人帮”,再就是华国锋和汪东兴。

  在接下来的会议上,江青继续提出毛主席住处的文件和档案应由毛远新清理和保管:“党的三中全会应该全面地学习毛主席临终前的一系列指示,这一切离开了远新是不行的,究竟远新走与留,得等开了三中全会才能定。”华国锋要插话,张春桥抢了过去:“江青同志的话还没说完嘛,你急什么!”华国锋只好坐在那里,任凭他们一唱一和。直到江青说累了,华国锋才略带讽刺意味地说:“江青同志,你今天究竟想干什么?”江青马上说:“要讨论起草三中全会的报告!”张春桥附和:“毛远新留下来,正是为了准备三中全会的报告。”

  华国锋一下子火了:“三中全会什么时候开,政治局还未讨论,准备什么报告?谁让你们准备的?”听到这话,那几个人的气焰有所收敛。华国锋恢复常态说:“同志们不要再争吵了,现在双方的态度都已经很明确了。这些问题,远不是这次会议能解决的,根据大多数同志的意见,我决定:毛远新同志回辽宁去。三中全会要作政治报告,也应该由我来做,应该由我来准备。至于党中央的人事安排,须经政治局讨论后再由三中全会通过。现在我宣布散会!”

  这是江青集团参加的最后一次政治局会议,也是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等正义力量与江青集团的正式摊牌。几天之后的10月6日晚,“四人帮”被捉。

(责任编辑:董倩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