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报道 > 知情人披露新史料:审判“四人帮”的前前后后

知情人披露新史料:审判“四人帮”的前前后后

发布时间:2017-12-24 18:01  浏览次数:

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浮出水面——导语“四人帮”被判刑,到今年一月,已经整整二十年。它是法制的胜利,是正义战胜了邪恶。对“四人帮”审判一直为大家所瞩目,但过去公布的细节,由于历史时代的限制,有许多不为人所知。有一位记者用自己的笔记下了当时的历史细节。这一历史,不仅为我国建立民主法制提供了参考典范,其文献本身也作为口述史为历史学家写历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素材。

1980年9月29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16次会议,通过关于成立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和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检察、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10名主犯的决定。随后,特别检察厅、特别法庭宣告成立并开始工作。

递送起诉书前后

●张春桥一言不发

●江青花样最多

1980年11月5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10名主犯向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提起公诉后,原来由公安部拘押的江青、张春桥等10名被告人,即于当日移交法警看管。现在听听他们当时的反映,倒是蛮有意思。

江青自言自语地说:打官司呀,我没钱请律师。我现在这个情况,谁还给我当律师。我也不迷信律师。

张春桥梗着脖子,一言不发。

姚文元有些惊慌了,说:要提到法院去判决呀!———没想到,没想到(据看管人员说,这天姚文元很紧张,午觉睡不着,饭吃不下,坐在床上发呆)。

王洪文倒坦然,说:我的罪行是严重的。我愿意接受政府的法律制裁。

陈伯达是在医院里监管,听了,一个劲地嘟囔:坏了,坏了,完了……。

江青向看管员说她头晕、头疼、浑身难受。问:可不可以缺席审判?又提出:希望给我找个法律顾问。

这时王洪文被押进来。他戴着蓝色帽子,嘴巴上下有短短的胡须。当年是46岁。这个靠打砸抢起家的上海造反派头头,眼睛眨巴着,听书记员宣读起诉书和法庭规则,样子很认真。最后他还签收了起诉书。

书记员问:除了你自己可以在法庭申辩外,可以请律师辩护。你可以写个简单的委托书,法庭可以代转。

王洪文答:不要,不要律师。说完就下去了。

姚文元被押进来。他满腮胡子,似乎较前更胖了,金鱼眼更突出了。

问:要不要律师辩护?

他鼓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想了半天,说:我这些天在想自己的问题,没想到这个问题。

问:你要不要律师?

他又翻着眼睛想了半天,说: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没这方面的知识,不知道该怎么办。

书记员:那你回去想想再回答吧。

张春桥进来。

书记员:传送员,把起诉书交被告人张春桥签收。

张春桥仰起头:我不承认你,不要。

书记员:要不要律师辩护?

张春桥:我不承认你们,还要什么律师,胡闹!(歪着脖子下去。)

江青给押进来。她穿一身黑衣黑裤,布鞋。头发也是黑的。似乎还长胖了一些。接过起诉书签字的时候,还笑了一下。似乎问了一句几月几日,马上说:“噢,10日。”

问:要不要律师?

答:检察员问了一些问题,有些还没问完怎么就起诉?

问:要不要律师?

答:我还需要跟检察员谈一次。

问:要不要律师?你可以写委托书,法庭代转。

答:我看了《刑事诉讼法》,有这样个规定。我想是需要个律师,有时我说不出话来,需要律师替我说……但是我不知是谁,是不是谈一谈。(自言自语地说)谁还给我当律师呢?

问:那就想一想再说。

书记员念法庭规则时,她一只手捂在耳朵后面,仔细地听。说:“停一停,我听不清。”又说:“我大部分听不清,是不是可以给我一份?”可以。她把法庭规则、起诉书卷到一起退下。

陈伯达、李作鹏当时生病,在医院监押。陈伯达戴着深度眼镜,在监护人员扶持下颤颤抖抖地迈着小碎步来到书记员前面,签收了起诉书。

问:要不要辩护律师?

答:我没想过,我不知道。

问:要不要律师?

答:我没经验,我想一想。

问:要律师的话,可写个简单的委托书,法庭代转。

答: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想一想,不能马上……

陈伯达被押回病房的路上,还一个劲儿地嘟囔:我没想过,我不知道,我得想想……

花样最多的是江青。拿到起诉书,午觉不睡,在看、在记、在写,还常常冷笑。她几次提出要求同检察员谈话,说要谈几个问题。检察员江文会见了她。谈话要点如下:

江青:法庭开庭,我要讲话。你起诉书前面有个序言、帽子,我也要讲个序言、帽子。

江文:这由特别法庭决定。你要遵守法庭的裁决和规则。江青:我可不可以带起诉书出庭?

江文: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