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复旦教授谈英语教育:“大办翻译专业”该刹车

复旦教授谈英语教育:“大办翻译专业”该刹车

发布时间:2017-09-25 13:06  浏览次数:

  “大办翻译专业”该刹车了

  蔡基刚

  □我们需要培养翻译人才,我们需要语言服务,但是不能过分依靠翻译和语言服务

  □什么时候我们的科技文献翻译人员找不到工作了,世界舞台活跃的是由科技、工程、军事和法律专业的毕业生而不是翻译和英语专业毕业生,就是我们科技经济外交真正崛起的时候了

 

  □什么时候停止大规模翻译招生、停止语言服务了,就是我国英语教育走上真正健康发展道路的时候了

  ------------------------------------------------------

  9月15日“中国语言服务40人论坛”在北京大学隆重举行。全国外语界和产业界人士一起为“一带一路”背景下的MTI(翻译专业硕士)和语言服务献计献策。论坛上不仅讨论了翻译培养和语言服务标准,更是颁布了中国翻译硕士教育大学排行榜,宣布全国有10所高校的翻译专业硕士点进入了世界一流的学科。

  论坛吹响了翻译人才培养和语言服务建设的进军号,激起了全国大办翻译专业的高潮。一所高校的老师告诉笔者,他们学校新学年一口气新招了4个翻译专业班。显然,培养大量翻译人才已成为我国英语教学的一个新的突破方向。

  什么是语言服务?简单地说就是为行业提供外语翻译,比如,为“一带一路”建设和为中国文化和学术走出去所需要的各种外语提供翻译服务。如果这个解释是对的话,笔者认为:按照目前大办翻译专业的趋势来说,我们的眼光还是停留在上个世纪或本世纪初的思维框架里,这种发展态势并不好。

  以培养翻译人才为导向的外语教学实践没有获得预期的成功

  培养翻译干部或翻译人才是上个世纪50年代外语界提出的口号。当时的中国一穷二白,为了引进西方先进科学技术,提出要培养大量翻译干部或翻译人才的外语教育政策。

  半个多世纪以来,从有效满足国家和社会经济建设这个角度来看,以培养翻译人才为导向的外语教学实践显然没有获得预期的成功。

  第一,所培养的绝大多数翻译干部是英语专业+翻译,用同行的话是“只有皮皮(翻译技能)没有内核(专业知识)”。他们或许能够胜任文学作品的翻译和政治文化方面的口译等,但是因为没有自然科学各个领域的专业知识背景,他们很难胜任科技翻译。在很长时间里,中国外交队伍主要是英语专业毕业生组成的,这些缺少专业知识背景的“翻译即外交家或教科文组织官员”的用人模式,导致中国在世界外交、政治、法律等领域的专业人才严重短缺。而在科技等领域,因为翻译导致很多工作陷入被动的案例更是数不胜数。论坛主旨发言人崔启亮在报告全国MTI教育现状的调查中说:“MTI培养目标比较狭窄,无法适应国家和社会发展对语言人才的需求”“用人单位对MTI毕业生的专业知识和实际能力评价不高”。

  第二,上个世纪的中国主要是引进西方科技知识,因此英译汉在技术人员帮助下还可以勉强对付,但现在已到中国文化、科技、经济和学术全方位走出去的年代,靠没有专业知识的翻译进行汉译英越来越困难了。而机器翻译和人工智能虽可以解决术语和句子,却难以翻译出能够被国际的专业共同体(discourse community)所接受的文本,因为各个领域,如医学、电子、农林、法律等的科研文章有自己独特的修辞结构和元话语手段,一个译者不去深入学习和研究这些领域里的表达,翻译出来的东西很难有用。这也是为什么翻译公司并不能有效帮助科技人员在国际上发表文章的主要原因。

  第三,在知识爆炸的年代,各个学科几乎每天都在大量的产生专业文献和期刊论文。如SCI(自然学科索引期刊)有5000多种,每个学科就有几十本发表这个学科最顶尖研究成果的期刊,而一本期刊无论是双月刊还是季刊,每年会产生多少最前沿的成果?等到翻译出来, 人家又前进一大步了。由于翻译者都是这些“只有皮皮没有内核”的外行,造成大量误译,或者因不懂而跳过不理解的内容(可怜的是我们的科技人员还蒙在鼓里)是必然的,而且不管如何翻译,翻译后出版的总是很小一部分,科技人员只能被动地接受翻译作品。由于读不到同一课题上的其他没有翻译的文献,他们就无法做到全面评价、有效鉴别,也就不可能有深入研究和创新发展。实践表明,依靠外语翻译和语言服务只能是拖我国经济科技发展的后腿。

  正因如此,十年动乱刚结束时,国家提出建设四个现代化的目标,我国外语界老前辈、原中国英语教学研究会会长许国璋先生在1978年就连续发文,大声疾呼要改变培养翻译干部的政策,提出要直接培养懂英语的专业人才。